告解(又稱修和)聖事

另參「同根生--澄清基督教弟兄對天主教的誤解」網頁(http://www.catholicworld.info/sameroot)的F項

E1   犯罪會帶來甚麼後果?告解有何好處,它怎樣影響悔罪者的生活?

E2   既然告解後會再犯罪,為何還要去告解呢?

E3   為何神父聽告解時不望人?要向人告明,很難,可否私下向主認罪便算?

E4   該多久告解一次?未告解可否領聖體?常告解好像很軟弱?

返回目錄

E1 問:「我們經常都會犯罪,犯罪好像沒甚麼壞後果似的,真是這樣嗎?告解除了赦罪之外有甚麼好處?告解聖事怎樣影響悔罪者的生活?」

  1. 首先,(告解給人)赦罪已經夠好了吧!人犯了罪,內心是很不舒服的,大家可以問問自己,你做了一件明知不該做的事情後,你的心會 不會安寧?亞當厄娃吃禁果之後,就立即覺得赤身露體,渾身不舒服;雖然天主沒責罵他們,但他們還是要躲在樹林裏,不敢見天主;亞當與厄娃更互相推卸吃禁果 的責任,美麗的大地亦要生荊棘和蒺藜!透過吃禁果的敘述(創3),聖經深入地指出犯罪的嚴重後果,它不僅使人與自己割裂,亦破壞人與天主、人與人、人與萬 物的關係(4重破壞)!問問自己:你犯罪之後,例如:你借了人家的錢,賴帳不還,你與他的關係將會如何?在街上見到對方時,你敢不敢見人?會掉頭走嗎?你 能不能夠抬起頭望著天主?你對這些原本屬於別人的錢財有沒有過份的貪求?犯罪(賴帳)之後,你心底裏有何感受?是無愧於心,逍遙自在,抑或當人家偶然提起 一些你也曾做過的錯事,你便希望儘快更換話題呢?當然,不同的罪對不同的關係可以有不同程度的破壞,例如:占卜看相,特別破壞人與天主的關係;吸毒首先是 嚴重地傷害自己;誹謗別人,尤其傷害人與別人的關係;引發環保問題的浪費污染,明顯對萬物帶來偌大的傷害。有些人犯了嚴重的錯,能夠一輩子都活在自責之 中,再不能抬起頭做人,甚至自暴自棄。犯罪就有這樣可怕的後果,帶來偌大的破壞和割裂!無怪乎天主叫我們不要犯罪。
  2. 幸好,即使 我們犯了罪,天主仍愛我們,祂派遣了自己的獨生子救贖了全人類,也透過告解聖事完全寬恕和接納所有領洗後犯罪的信徒。人體會到這份寬恕和接納,內心就會重 拾平安,正所謂「無罪一身輕」,這真是一份「治療」啊!我認識一個很喜歡告解的弟兄,他告解之後,總是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,接著便滿面笑容,很開心地與人 談話並讚美天主。
  3. 因為天主都寬恕了我,接納了我,所以我都可以原諒自己,接納自己;因為天主的寬恕,犯錯之後,有機會改好,跌倒之後,有機會再站起來,即使我「衰到貼地」都可以重頭來過,我永遠都有「番身」的機會,永遠都有希望!就是這樣,告解聖事能帶給人這麼積極的心態。
  4. 告 解的重點不在於細數自己的不是,而在於體會天主的愛--雖然我不是完美的,會背叛祂,會犯罪跌倒,但祂仍然愛我!誰體會到天主這份愛,誰就自然有力量實踐 福音精神。如果認錯之後會被人責罵,受千夫所指,我當然會「死撐」下去,但天主卻會寬恕,所以我不怕認錯,甚至能夠勇於認錯,堂堂正正地做人,所以告解不 僅給我們赦罪的確據,並與天主、與自己和好,也促使告罪者與人和好,我認識一對很喜歡告解的公教夫婦,他們若得罪了對方,不需多久便會向對方道歉,而對方 亦會原諒他--他們的關係很好,那位做丈夫的以前有自己的小生意,若自己做錯了,得罪了職員,他也會向職員說句:「對不起,不好意思,剛才...」,大概 誰也喜歡有這樣的老闆吧。
  5. 向神父告罪之前,因要做省察,所以經常告解的人便會經常省察自己,於是,很容易會有自知之明,而且能夠培養出一顆對善惡非常敏銳的良心,對罪和誘惑能敏銳地察覺出來,這是多麼寶貴!多少人做了錯事仍懵然不知,被世俗思想同化了亦不自覺哩!
  6. 除此之外,經常告解亦能使人謙卑,因為在告解中我們體會到自己的不足和有限,因此亦容易體諒和接納其他人,深深明白他們跟自己一樣,也是一樣的軟弱,所以也容易寬恕得罪自己的人,並且漸有天主包容罪人的心腸。
  7. 以上所說的,大概還未道盡告解的好處,你可以繼續發掘告解這寶藏的美妙!

返回目錄


E2 問:「既然告解之後,我們都會再犯罪,為甚麼還要去告解呢?」

  1. 這個問題其實就好像:「我們每次看完醫生之後,都會再患上感冒,為甚麼我們還去看醫生呢?」我們之所以去辦告解,因為我們犯了大 罪!犯了罪,我們當然需要告解,好領受上主的寬恕和赦罪,醫治因罪所帶來的傷。告解之後如果不幸再犯大罪,我們便得再去告解,正如我們今次感冒醫好了,下 次再病,我們得再看醫生吃藥一樣。其實,幸好我們還有告解的機會,可以無限次地再去告解,否則,後果堪虞,試想:如果你只可告解十次,告完這十次解之後, 你若再犯大罪跌倒,便不能再辦告解,不得領受上主的寬恕了,如何?!我寧願還可以告解好了,而且實在要感謝天主,因為我還可去告解,祂給我無限次悔改的機 會!
  2. 成長是需要時間的。我們年幼時學算術,計加減乘除都會計錯,讀完書在社會工作後,有時都會寫錯字,連這些簡單容易的事,我 們都會犯錯,何況是在「學做人、學做基督徒」這個課題上呢?「告解」不是變魔術,並非使人告解之後,不會再犯罪跌倒,而是藉著告解,人不僅領受上主的寬恕 和赦罪,還能體會天主對這個不完美的我仍是接納和愛,我們體會上主這份厚愛之後,對天主「以愛還愛」之情便會油然而生,我們心裏自然會有份催迫,驅使我們 去愛天主,遵守祂的誡命,承行祂的聖意,所以,告解也能加強我們遵行上主誡命的力量。
  3. 雖然如此,我們仍有自由意志,仍可選擇跟隨天主或背叛天主,我們仍然會有犯罪的可能,仍須「學做人、學做基督徒」,但幸好,犯罪跌倒之後--即使境況如何惡劣,我們總不是沒悔改翻身的機會,因為有告解聖事,我們永遠都有希望!

返回目錄


E3 問:「我去年領洗,聽不少身邊的教友說辦告解有多好,我也辦過幾次告解,但『遭遇』並不怎麼好,聽我告解的神父總是像低下頭,眼睛沒望著人,似乎有點『馬 虎』,加上對著另一個『人』表白,我始終過不了那個心理關口,我心想與其向『人』告明自己的罪,是否自己向天主表明已可以了,就像基督教的兄弟姊妹一 樣?」

  1. 你告解時神父沒望著你,你覺得他像是「馬虎」,看來你的感受也不太舒暢。我倒聽過某位神父說,當他還是修士,學聽告解時,他的教 授教他們聽告解時最好「簡簡單單」,不要問長問短,以免令告罪者感到尷尬,若給予教導和勸勉,也要短些,若對方不是採用面對面交談式告解,神父不妨閉著 眼,側著臉面,甚至用手托著前額遮著眼睛(以此姿勢告訴對方:我看不到你,別擔心,我不知道你是誰),像是只用耳朵對著人似的,好使對方安心舒暢。這個樣 子看來雖像「交行貨」,像是循例的按著告解的程序來做,但我感到他們的苦心。不知你所遇到的是否如此呢?
  2. 對著另一個「人」表 白,的確會有點難度,尤其是那人會因此而責罵或恥笑自己,那麼我就更不敢說,甚至要「死撐」,但我心想若是表白後,對方會接納這個不完美的我,那麼,我就 無需害怕了,而且,原來這樣的表白,也能幫助我接納自己--我是不完美的,會行差踏錯,會不安會緊張會暴躁...,幸好,天主和神父都接納我。
  3. 以前我對於自己不完美的地方(包括自己的罪過),提也不想提(別說要告白了),還要遮遮掩掩,現在因為天主和神父接納這一切,我可以開始跟這些不完美的地方 好好地相處。我若把它們訴說出來,也正是「學習接納它們(接納自己有罪、會錯)」的一個方法。對自己越多接納,我內心就越自由(無需再遮掩了),也就越有力量把缺點和毛病改善,成長也就隨之而來。
  4. 主耶穌建立告解聖事,即「願意」那些犯了大罪而又悔改的教友可以由此得到罪赦。作為基督徒,當然是跟隨主的旨意去行,所以,如果找不到神父告解就無法子啦,若能找到(而又有大罪),我們沒有理由像基督教弟兄一樣「只向天主表明」便算。

返回目錄


E4 :「聽說教友若犯了大罪而又未辦告解,則無論如何都不可以領聖體,是嗎?如果個個禮拜都走去辦告解,會好似覺得自己好軟弱!」

  1. 犯了大罪的教友想先領聖體前先行告解,但剛巧沒有神父可聽告解,如何是好?你可先發上等痛悔,然後領聖體,之後,盡快找神父告解。教會現在是准許這樣的,我從幾個神父那裏聽過這講法,就連在夜神上課時,我也是學過這樣的辦法。
  2. 其 實,隔多長時間辦一次告解才好呢?聖教四規的第3規:每年至少一次妥辦告解及善領聖體。實際上,許多人(包括神父修女)都認為每年一次告解是不夠的,但第 3規是「每年『至少』一次」,我約在20年前得蒙已故的雷神父教導,每週辦一次告解,的確神益甚多!後來,我也覺得每週一次也許較密,而且神父可能因此忙 壞了(因我每週告解),現在(大概是近15年來),我每月告解一次,有時約不到神父,會延遲一點,但不超過兩個月一次告解,我把它當作我固定的「神修」之 一,但若犯了大罪,即使不夠一個月,我也會儘快(例如在接著的主日)就告解,而且一為意犯了大罪,(立即)先發上等痛悔。
  3. 至於 「如果個個禮拜走去辦告解,會好似覺得自己好軟弱」,說真的,我們實在就是「好軟弱」,不去告解並不見得我們就會變(軟)弱為強了,但多告解--多從天主 的寬恕中,體會天主對我這個罪人的接納和厚愛--則更能激發起對天主「以愛還愛」之心,如此,便更有力量實踐上主的聖道。
本文首次刊登日期:200 7年8月19日
本文最後修改日期:2007年8月19日

返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