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耶和華見證人

自序
我看耶和華見證人

自序

若有人說:「如果誰信了耶和華見證人(簡稱「耶證」),他的品行會改好。」我都相信這番話,因為任何教會都會有誠心信主的人,可是,我更相信:「耶證的信 仰及其教會生活,給其信徒所帶來的壞影響,遠比『品行改善』這好影響,還要大許多哩!」

14/2/2007初次發表這份拙作時與現在「再版」一樣,我不期望耶證信徒會看這篇拙作,因為他們視其教會以外的人類社會為撒但的世界,所以他們甚少看 教外的東西;即使他們看了這個網頁,我也不期望他們會接受我的看法,因為他們只聽從其教會的說話,家人若不是耶證中人,就連家人的勸言也不會聽,何況是我 的!我只希望非耶證信徒會看這篇拙作,好能對耶證及加入該教會後所帶來的影響,有個概念。

為方便熟悉基督教譯名的讀者閱讀,本文儘量在天主教名詞後,加上「/」及基督教的名稱。

本文版權為本版版主 主的豬 所有。讀者若認為拙作合用,又不是為了從中取利,請隨便引述、轉載(請列明本網頁及網址),更歡迎連結,還望各位手足指正和補充,小弟的電郵是 pigoflord@yahoo.cm.hk。

最後,要多謝Anthony兄弟繼續給我提供網站,使拙作得與各位見面。

祝好!

主內

香港天主教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宗教學部

畢業同學 主的豬 謹識

7/9/2008於香港

返回目錄

我看耶和華見證人

  1. 「耶和華見證人王國聚會所」就是「耶和華見證人」這個新興教會聚會的地方。她們雖自視為一個教會,但內部卻常以「組織」、「分社」、「社方」 自稱。耶和華 見證人(人們簡稱她們為「耶證」)在1884年由一位美國長老會的教友查爾斯.泰茲.羅素(Charles Tase Russell 1852-1916)創立,現在世界各地都有她們的足跡。不過基督教一早已視她們為異端了。該教會否認三位一體 [1] ,的確與正統教會的信仰有別,雖然如此,我們也不應歧視她們。
  2. 她們十分熱心傳道,在1999年初,在香港每個主日她們約有四千個受過訓練的信徒在街上、公園和上樓逐家拍門傳教,這份傳教的熱誠實在值得我 們學習。有 時,我們見到人派發《守望台》和《儆醒》兩本雜誌,那就是耶和華見證人了。該教會出版的書刊圖文並茂,而且大量引用聖經、百科全書、歷史資料、各種科學知 識、學者名人言論等等,這個做法本來是件好事,不過,若細心看她們的書刊,就會發現每當論及該教會的見解和生活見證時,她們引述的全都是支持自己的論據 (對其教會的負面報導幾近於零),而講述其教會以外的「人類社會」時則盡是古今中外世人各種惡行(連絲毫的好東西都絕少提及),這與人間的實況有點出入, 由此可見她們的旁徵博引,其實只不過是按著她們的「基調」(耶證相信其教會以外的社會皆是「撒但的世界」 [2] ,只有其教會才是正確和美好的),選擇性地引述一些合她們使用的資料而已。可惜,由於她們引經據典及「例證」眾多,一般人與她們初接觸時,大概未必會察覺 到她們這種片面的引述手法。
  3. 耶證每週聚會的道理、書籍雜誌、以至每段文章的討論題目均由其美國總部統一提供,聚會中又會反覆溫習部份內容,無疑,這可以是一種很好的培育 方法,但該教 會已強調信徒要對教會(及其長老)順服 [3] ,而且必須與教外的世界保持分離 [4] (詳見下),這樣,信徒們已經相當單向地、獨沽一味地接受該教會的思想了,若再加上這種培育方法,恐怕很容易會流於思想操縱和控制,日子久了,容易使人失 去獨立思辨的能力。
  4. 耶證又認為「彼此相愛」及種種美德善行只能在她們教會內才可找到 [5] ,在她們教會以外的「有組織的人類社會」,主要是由世上所有政府、商業制度及「偽宗教」(即其他宗教及其他的教會)三者共同組成,而這三者她們認為都是屬 於撒但的權下 [6] ,故此,信徒必須與世界保持距離,就連各種俗世和宗教的節日也不會慶祝 [7] ,以免與邪惡的世界沾上關係。有位曾加入耶證10年,現已離開該教會的前信徒(下稱A君)表示為免信仰受到污染,信徒甚少教外朋友,亦不聽教會外面的人的 說話(包括父母妻兒師長好友在內,除非他們是耶證信徒,則當別論),也少看報紙和電視節目,若看電視,都會加以選擇才看。約於2001年,有位耶證信徒向 筆者表示為方便傳教,社方已叫信徒多與教外人士接觸,因為如果平時都沒有甚麼交往,便較難向身邊的人傳教了。
  5. 耶證將其教會以外的人類社會全都視為邪惡,這樣的信念也易使人對外界排斥,加上她們強調要與世界保持分離,對教外的聲音全聽不進耳去,那麼, 別說是其教會 信徒,就連該教會自己,也容易變得閉步自封。信徒亦難免與教外親友日漸疏遠,那麼,恐怕會嚴重地影響人的正常社交生活,生活圈子變得狹窄(只有教內朋友, 只聽慣教內的聲音),日後若要離開耶證,相信也不容易了。即使真的離開了,大概也較難融入社會的生活,因為思想不同,教內外朋友全都失去了。前信徒A君就 分享其心路歷程說,以前他在耶證時,甚麼都有人指引,自己卻沒了獨立思辨的能力,有事時有其他耶證信徒幫助,彼此就像一家人那樣,又相信只有耶證才可得救 (其他宗教和教會都是屬於撒但的,又怎能使人得救?),如果離開耶證,先前教外的親友沒有了(因已甚少聯絡),耶證又不再有聯繫,就像舉目無親一樣,若有 事時都不知有誰來幫自己?!轉變實在很大很大!而且心想自己若不再是耶證的信徒,就不得救,故此,若不是有很大的衝擊(例如:耶證預言世界末日的時間不應 驗),實在不敢離開該教會。可是,這些影響在初初接觸該教會時,是很難察覺出來的。
  6. 基於「只有自己教會好,事事聽從社方的說話;教外甚邪惡,要與它保持分離」等看法,不難形成會眾內部十分團結,如此也促進彼此的歸屬感,儼如 另一個家。但 是,這種「團結」是否健康,則值得深思。
  7. 我不排除耶證信徒會有好的品格,並對傳道和聖經充滿熱誠。可惜他們之所這樣做,是源自他們「有問題的信仰」,這就像以下一個有趣但不完全恰當 的比喻,就是 假如秦始皇或慈禧太后要他/她身邊的人都跟從聖經的教訓來生活處世,恐怕人們的表現都會好過許多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,可惜,人們表面雖有良好的行為,內裏 卻是基於無形的威迫、恫嚇、充滿怕情、(對外間懷著)敵視、排斥!整體而言,這樣的「好品格」,值得商榷嗎?
  8. 十分強調世界末日乃是耶證的特色之一,她們藉此呼籲信徒要虔誠地遵守主道,不過,正因為在她們的書刊和聚會中,經常傳達末日快要來臨、末日前 又有大災難這 類訊息 [8] ,膽小一點難免不安。她們也曾多次預言世界末日的時間,但全不應驗。耶證看聖經時,傾向照足字面意思來解釋,所以她們在早期會認為得救的人數真的只有十四 萬四千(默示錄/啟示錄14:1-4) [9] (但當信徒人數超過這個數字時,便另說那些超出數目的人是「羊圈外的羊」 [10] ),看不到「十四萬四千」原來就像中國人所說的「十全十美」,即用某些數字來代表圓滿之意,其實「十四萬四千」是12x12x10x10x10的積,「十 二」和「十」在猶太人眼中都有圓滿的意思,默示錄所說的「十四萬四千」人得救,意即得救的人多不勝數。耶證又基於聖經上有一些對血有所禁戒的經文(創9: 3-4,肋/利17:10,宗/徒15:20及29),因此不僅不吃豬紅粥,就連輸血也不接受,即使有生命危險亦然 [11]
  9. 該教會已自行翻譯了聖經:New World Translation of the Holy Scriptures(《新世界譯本》),供給整個組織使用 [12] 。不過,黃錫木博士討論幾段與「耶穌基督的神性」有關的《新世界》譯文時指出,他「發現譯者故意在字眼上帶出他們的教義,在希臘文的語法裏,尋找可能 的空間,把原來不屬聖經的教義注入譯文中,然後再引經據典又借用原文作為自證,」 [13] 黃錫木博士在小結中指出如何找到《新世界》的破綻說:「在牽涉到『耶證』教義的經文,我們經常可以看到《新世界》的譯者們修改原意的痕跡。很多像這一 類的修改,譯者只會更改某些顯著的字眼,但卻更改不到上下文的意思。因此,信徒只須仔細閱讀,留意上下文義,便可以找到《新世界》的破綻。」 [14]
  10. 耶證喜歡以「對號入座」(或廣東俗語:「有鬚就認老豆」)的方式,把世上發生了的某些人、事、物看成聖經所提及的東西(例如:耶證根據一些歷 史事件,將英 美兩國和聯合國看成默示錄/啟示錄中13:11-13的「獸」和野獸所造的像云云),這種解經方法並不穩妥,聖經學界也不主張。如果有人看完默示錄/啟示 錄之後,又細心搜集一些歷史資料,然後硬要貼在二次世界大戰時的德國和日本身上,把這兩個國家說成是默/啟13章中的這隻獸,理由與耶證的一樣,是「這隻 野獸有兩角,由此表示牠是由兩個政治勢力合夥組成的」云云,筆者相信這個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  11. 聖經本身的寫作時期歷時近二千年,裏面所涉及的歷史、文化、用語、風俗、生活背景...實在非常繁浩,平時看聖經「與天主親近」這種靈修式看 聖經就較簡 單,但若要正確和嚴謹地了解某段聖經到底想表達甚麼意思,其實要許多功夫,拙作「淺談如何解經」,就介紹了理解聖經的原則和方法,歡迎讀者到http: //www.catholicworld.info/sameroot/A9.htm 瀏覽。
  12. 耶證每週有傳道訓練班,又每週出外傳道,他們與人辯論信仰可謂家常便飯,我們要回應她們並不容易;若與她們談論起來,很容易會因爲她們經常引 經據典和引用 許多事例(雖會片面引述),而以為她們說得很有道理;即使你想講服她們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一方面她們只聽從其教會,不會聽從你的,另一方面你要對聖經 和她們所引述的東西有所較深入的認識才行,的確,要看出她們的說話在那一個點子是片面的也不太容易!而辯論起來必定會花上不少時間,所以,管見認爲,遇上 耶證時,實在無謂浪費時間,最好避之則吉,不要(再)跟她們談論信仰好了。禮貌地「謝絕其探訪及傳單」時也不用跟她們解釋甚麽,你只需簡單一句:「不用 了,謝謝!」如果已跟她們談了幾次,下次她們來訪時也是如是應對,然後立即堅決地關上門,不要再跟她們說下去,否則,若你給她們提出甚麽「停止」的理由的 話,她們都能夠跟你糾纏下去,如果你說你看過一些反對耶證的資料,她們更能給你「解說」,反對那些「反對的資料」!因爲她們有一本書名爲《推理》的書 [15] ,是教導其信徒在向別人傳道時怎樣應付可能中斷談話的各種異議,你若說:「我很忙」、「我沒有興趣」、「我對宗教沒興趣」、「我對耶穌不感興趣」、「爲甚 麽你們這麽時常上門」、「我已經很清楚你們的工作」、「我有自己的宗教」、「我已是基督徒了」、「耶證的信仰有問題」...,那本書都按著每一項異議提供 多句「答覆」的樣版,以供其信徒使用。「有禮貌而堅決地與她們中止談話,不再攀談下去」雖然可能會令其信徒感到不快,但也迫於無奈要出此下策。
  13. 最後,管見認爲,人若信主,宜加入一些正統和溫和的大宗派(諸如:天主教,聖公會,信義會,路德會,中華基督教會),這樣會比較好和安全。另 一篇拙作也談 及「加入那個教會好?」有興趣的讀者請瀏覽http://www.catholicworld.info/sameroot/J1.htm。

注釋

[1] 參閱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的《聖經》,1995,第1558頁及該教會的「耶和華見證人相信甚麼?」單張,1987

[2] 參《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裏》,第208頁

[3] 參守望台社,《帶來永生的知識》,第137-139頁

[4] 參《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裏》,第209頁

[5] 參閱《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裏》,第231-237頁,《帶來永生的知識》,第160-169頁,該教會的「會有一天人人都彼此相愛嗎?」單張, 1997,及「耶和華見證人相信甚麼?」單張,1987

[6] 參閱《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裏》,第25-28,208-211頁

[7] 參閱《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裏》,第188,212-214頁

[8] 參閱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的《帶來永生的知識》,1995,第98-107頁及《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裏》,1984,第148-154頁

[9] 參閱羅錫為著,《剖析異端邪教》(第四版),香港,道聲出版社,1998,第27及29頁

[10] 參羅錫為著,《剖析異諯邪教》(第四版),香港,道聲出版社,1998,第29頁。《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裏》第164頁稱「羊圈外的羊」為「另外 的羊」

[11] 參閱《你能夠永遠生活在地上的樂園裏》,第216頁

[12] 參《耶和華見證人在普世團結一致地遵行上帝的旨意》,1986,第11頁

[13] 黃錫木著,《新約經文鑑別學概論》(聖經研究叢書),香港,基道出版社,香港,1997,第160頁

[14] 黃錫木著,《新約經文鑑別學概論》(聖經研究叢書),香港,基道出版社,香港,1997,第171頁

[15] 《根據聖經而推理》,1989

返回目錄